问题库

中东宿敌,持续数十年的地缘大博弈,沙特和伊朗为何势不两立?

春天点烟
2021/4/8 5:03:49
中东宿敌,持续数十年的地缘大博弈,沙特和伊朗为何势不两立?

我来回答

匿名 提交回答
其他回答(2个)

2个回答

  • 怪趣客栈

    2021/4/14 21:11:20

    虽然美国定点清除了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高官苏莱曼尼,但是伊朗与美国是不会**直接性的大规模军事冲突。现在美国和伊朗国内的情况,都决定了伊朗和美国是不可能**大规模的军事冲突。其实从美国在伊拉克巴格达机场空袭苏莱曼尼,就可以看出美国其实并不想将这次冲突弄大,或者说美国并不想制造入侵伊朗的假象。而伊朗方面虽然从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到伊朗的外交部、国防部都表示将会对这一袭击给予毁灭性的报复,如果伊朗已经有计划对美国的军事基地或者大使馆给予攻击,伊朗应该不会如此高调的让美国有准备的时间和空间。

    既然美国与伊朗都在某些方面做出了妥协,那么美国和伊朗是不可能展开直接性的大规模的军事冲突。当然伊朗的革命卫队高官苏莱曼,你已经被美国炸死,那么伊朗一定会做出相应的反应和反制,至于伊朗用什么途径反制美国或者说攻击美国,到目前为止,伊朗也没有一个明确的表态。例如当年伊朗阅兵式上,极端组织制造了袭击事件,伊朗立刻用导弹对极端组织的巢穴给予了攻击。虽然伊朗对美国的喊话非常严厉,但是到目前为止仍然没有发现伊朗军队的调动,尤其是与之直接相关的伊朗革命卫队。

    如果假设美国与伊朗发生战争,那么只有可能美国发动入侵伊朗大规模战事。虽然伊朗的军舰曾经航行到美国的后院北大西洋地区,但是伊朗的实力不可能支撑伊朗进行跨地区、跨海洋的大规模作战,这就让美国与伊朗的作战,一定会发展成另一场类似美国攻击伊拉克的战争。由于美国是拥有从核弹到子弹的全世界最先进的军事装备,美国如果倾全国之力与伊朗开战了,最终的胜利者一定是美国。虽然先进武器不是取得战争胜利的决定性因素,但是在兵员素质、战术、战法等方面比较接近的情况下,先进的武器可以在很多方面取的决定性的作用,而且美国士兵的军训素养并不一定比伊朗的士兵素质差,多年的海外用兵经验让美军的战术、战法也不一定比伊朗的军事思想觉悟低。

    而且最为重要的一点,是两国之间的战争更多的是两国综合国力之间的比拼。作为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有足够的经济、军事、科技、人力等方面的实力来应对与伊朗战争。而现在的伊朗由于受到美国经济制裁和围堵,伊朗国内的经济状况非常的糟糕。如果这时伊朗与美国开战,美国绝对会通过在伊朗国内制造骚乱等途径进一步削弱伊朗的实力,那么胜利的天平一定会向美国倾斜。

    当然暂时的胜利并不一定永远的胜利,例如美国发动了阿富汗战争。虽然美国取得了阿富汗战争的胜利,但是美国并没有消灭其主要对手塔利班武装,虽然塔利班继续对美国驻阿富汗的军事基地发动袭击,但是美国并没有停止与塔利班的谈判,究其原因就是因为美国虽然取得了阿富汗战争的胜利,但是美国没有办法对阿富汗全国进行有效的控制。或者进一步来说,阿富汗的地形让美国无法展开,在远离城市的广大山区,仍然是塔利班掌握主动权。在塔利班武装不断的攻击中,现在的塔利班已经掌握阿富汗接近一半的领土。以现在的情况,很难判定美国的阿富汗战争是否胜利。

    而现在的伊朗就是一个放大版的阿富汗,伊朗有近165万平方公里的国土,而且国土是以高原和山地为主,这就给伊朗发展游击战争,提供了非常好的地形。而且伊朗有8000多万人口,这就给伊朗政府提供了非常充足的兵源。像阿富汗,美国已经失败了,如果美国再次发动伊朗战争,美国虽然可以取得战争的胜利,但是美国绝对无法控制伊朗,最终伊朗绝对会发展成另一个阿富汗,那个时候美国想结束伊朗战争所付出的代价可能就没法和阿富汗相比了。而且伊朗为了防止被美国空袭,已经在广大的山区修建了非常多的隧道。一旦伊朗被美国攻击,这些隧道可能就会成为伊朗发动导弹攻击美国在中东军事基地、使馆的基地。而且这些隧道内的军事设施,可以为伊朗反抗美国提供充足的军事装备。
    因此,如果美国倾全国之力攻打伊朗,那么伊朗必败。但是由于伊朗的地形、人口、国土面积等,都可以成为伊朗反击美国的武器。正是由于两国对对方都非常的忌惮,这就导致两国不可能轻易发生直接的大规模冲突。

  • 刺开成花

    2021/4/17 20:53:39


    说美国最痛恨土耳其有点言过其实了,如果说土耳其最令美国头痛则更为贴切。特别是和伊朗、俄罗斯比较的话,显然,美国自然更痛恨伊朗和俄罗斯,因为美国对土耳其的不满与对俄罗斯和伊朗的痛恨显然有着本质区别。土耳其即使和美国矛盾再大,但那毕竟是“内部”矛盾,因为它们之间还有北约盟友这层关系。反观伊朗和俄罗斯,显然性质变了。因为美国视俄罗斯和伊朗为自己的对手和敌人。不过,尽管美国对俄罗斯和伊朗都痛恨,但痛恨的性质和程度同样有区别。因为俄罗斯是美国全球战略的博弈对手,而伊朗则是美国及其盟友的地区安全威胁。


    在土耳其现任总统埃尔多安上台之前,美国与土耳其的关系还是不错的。一战结束后,凯末尔创建的世俗化土耳其共和国还是得到西方认可的。因为凯末尔也是在痛定思痛后作出的明智选择。因为奥斯曼帝国的衰亡史表明,只有世俗化才是土耳其长治久安的保障。美国也认为土耳其正在走向西方的民主道路。所以才力排众议(主要是希腊和几个老欧洲国家的反对)将土耳其拉入了北约体系。当然,与土耳其重要的地理位置也有关系。美土两国关系也一直风平浪静。但是,在埃尔多安上台后,两国关系便有了悄然的变化。美国认为土耳其走向了脱离世俗的道路。及至埃尔多安挫败一起未遂军事政变后,两国矛盾便公开化了。埃尔多安认为未遂军事政变是由定居在美国,被美国保护起来的居伦策划的,所以对美国恨意大增。想想也能理解,因为美国在支持一个对他政权构成威胁的政治势力,埃尔多安能不恨吗?而美国认为埃尔多安打压异己,并有独裁的倾向。所以,两国关系骤然紧张起来了。接下来,埃尔多安的表演才是令美国头痛的根本原因。


    埃尔多安借助一场未遂军事政变逮捕了大量异见人士,清洗了军队中对自己不满的军官,完成了对军队的控制。利用土耳其人对奥斯曼帝国向往的情怀通过了修宪公投,完成了集权。还顺便扣押了美国牧师布伦森,美国多次催要未果,令特朗普感觉很没有面子。在库尔德人问题上,埃尔多安又和美国展开了较量。埃尔多安以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与土耳其国内的库尔德工人党有联系为借口,以“橄榄枝”为行动代号,挥军十万进入叙利亚,占领了叙利亚的阿夫林及曼比季等领土。根本就无视美国的警告。最主要的是埃尔多安和普京的眉来眼去,颇有倒向俄罗斯的节奏。令美国头痛不已。因为土耳其的战略位置和北约成员国的身份颇令美国投鼠忌器。


    特朗普也是个睚眦必报之人,他借助牧师布伦森和贸易战对土耳其实行了制裁,使本已下滑明显的土耳其经济雪上加霜。一度造成了土耳其里拉的严重膨胀。无奈之下,埃尔多安只得放了布伦森。这也令埃尔多安怀恨在心。沙特记者卡舒吉的失踪案给了土耳其报复美国的机会。埃尔多安明知特朗普是个见钱眼开之人,明知特朗普不愿制裁沙特,但埃尔多安偏偏对卡舒吉案穷追不舍,不依不饶。目的就是要使特朗普为难,使特朗普遭到美国国会和媒体的抨击。可土耳其不管怎么闹,依然是北约成员国,其战略位置又是美国所需要的,所以美国左右为难。这样的土耳其最使美国头痛。因为美国无法对它下手。

    至于伊朗和俄罗斯,那就另当别论了,因为这两国和美国的关系显而易见,是美国的敌人和对手。伊朗在这几十年中扣押过美国使馆人员,俘虏过美国士兵。还在核开发上对美国和盟友以色列构成威胁。最主要的是伊朗一直强硬和不屈服。所以美国才对伊朗制裁了几十年。这样的伊朗才是美国最痛恨的。至于俄罗斯,那就更不用说了。因为俄罗斯是美国的全球战略对手,俄罗斯还经常坏了美国在世界各地“好事”,又因为俄罗斯也拥有和美国不相上下的核武库,令美国无可奈何,这样的俄罗斯能不被美国痛恨吗?综上所述,最令美国痛恨的国家是俄罗斯和伊朗,最令美国头痛不已的才是土耳其。

相关问题